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最惨共享单车创始人”丁伟:从未怀疑过自己,新年计划再次创业

原标题:“最惨共享单车创始人”丁伟:从未怀疑过自己,新年计划再次创业

春节回访新闻人物 第5篇

2月2日上午10点,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在杭州吃了顿早午餐。两碗小馄饨,盛到一个碗里。此行他要从北京飞西双版纳度假,直飞的经济舱已经售空,他不介意在杭州延宕半日。

两周前的深夜,丁伟在朋友圈发状态说:“大概很快能见一次父母了。”临近春节,他的期待落了空。父母仍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拘留在看守所,不得被探视。不过,这个遭遇了“人生过山车”的90后,仍然非常自信、洒脱。

丁伟。

从富二代到“负二代”

生于1994年12月的丁伟,人生经历了几起几落。他是江苏泰州富商丁万青之子,从小出国留学,当练习生,开超跑,成年后用几十万元零花钱“做生意玩”。

2016年12月,在共享单车的风口上,22岁的丁伟用父亲支持的2000多万创立了“町町单车”,并任执行董事。面对媒体时,这位年轻的创业者意气风发,言谈间无惧实力雄厚的摩拜、ofo。

然而,町町作为南京的首家共享单车品牌,只运营了不到8个月就宣告死亡,公开解释为“输血方资金链断裂”。丁万青夫妇名下的其他公司被查出问题,牵连到了在其中挂名担任股东的丁伟,他被拘留。

2017年9月28日,丁伟的嫌疑得到澄清,从看守所出来,独自面对“一无所有”的人生:自家别墅被封,女友离去,被拘留父母的银行贷款和律师费还要他来承担。他成了“负二代”。最艰难的时候,他接受了一个朋友的安排,住在北京的毛坯房。深秋时节没有供暖,他裹着羽绒服、抱着小狗,“睡得还贼香”。

为了挣钱,有段时间他放下面子做直播,逼自己熟悉各种“套路”,再向直播间的粉丝售卖澳洲牛肉。生意主要靠走量,几个月赚几十万元还债的代价是从早到晚跟客户聊天。后来他的境况有所好转,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器重他的眼界和拼劲儿,点名把他招为助理,维系高端人脉资源。借这方平台,丁伟又回到了熟悉的圈子,只是换了一种身份。

新年计划成立新公司

进入2019年,踌躇满志的丁伟计划在上市公司的项目之外,正式运营自己的珠宝公司。

其实在2018年,他就已经跟父母曾经的珠宝渠道商完成接洽,利用之前的授信,在朋友圈做起了珠宝微商。但这次不同了,丁伟告诉南都记者,他从法国拿到了品牌代理,自己也找了设计师,去年11月份启动了自有APP和小程序的开发。等一切手续跑完,他就要开始再次创业。丁伟说,即便所谓“烧光2000万”的町町单车项目意外夭折,他也从未怀疑过自己。况且,“已经到底了”,现在无论怎么走,都是往好的方向去。

相比于半年之前,丁伟已经没有太多“向外界诉说”的欲望。那时候,他背负着嘲讽和误解,总是很想为自己正名。去年9月份,他接受《超级演说家》的邀约,要在聚光灯下讲自己的故事,年底花了一天时间录完节目。丁伟回忆,“录的时候,刚开始是有点紧张,上台以后就不紧张了。因为说故事的时候,你自己不自觉地走到那个故事里去了,再把它讲出来,就不是背台词,真的就是在说这个事儿而已。”

节目至今还未播出,但丁伟从自己的故事里走出来,似乎已经卸下了很多苦楚及委屈。他提醒自己别“卖惨”,也无所谓去跟“键盘侠”们争辩。

“现在没必要了,”他说,“我觉得现在更重要的是做出点什么。”

采写:南都记者 侯婧婧

点击看专题【春节回访新闻人物】

作者:侯婧婧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篇:新春宅家必备,ROG游戏手机四指操控轻松吃鸡 下一篇:炎黄国芯CEO郭虎:想成为未来中国的洛克希德·马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