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总有人在挺华为时,忍不住要"黑"一下联想?联想挺憋屈?20年来这两家科技公司的差距是怎样拉大的

原标题:总有人在挺华为时,忍不住要"黑"一下kf356.com联想?联想挺憋屈?20年来这两家科技公司的差距是怎样拉大的

第205期—程大爷论市:

以上音频技术来自:讯飞有声

如今的华为与联想,在体量上基本上没有多大可比性了,但是,在媒体上他们之间总有一种“如影随形”的关系,每每有华为的新闻,就有人把联想拉出来比较一番。特别是中美贸易争端激化之后,华为成了中国反击美国极限施压的一面旗帜,而联想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负面传闻的风波。

这不,就在华为忙着应对美国以“国家安全”为借口的全方位围堵之时,联想集团却在忙着澄清“5G投票门”、“联想没有对华为断供”、“联想否认其CFO接受美媒采访时说过‘联想撤出中国’”等等。

我猜联想感觉挺憋屈的,华为太伟大了,但是中国乃至世界华为就此一家,被华为超越甚至“干掉”的跨国公司多了去,联想不如华为也不能说明联想就是一家烂公司,难道智商比不上爱因斯坦的人都该被叫做“白痴”?

联想为何会生活在华为的“阴影”之下?

联想到底做错了什么或者说华为做对了什么,才导致这两家公司现在判若云泥的“人设”呢?

大爷我瞎琢磨了一下,感觉大概是这样一个理儿。

好比在一个重点高中的“火箭班”,每一个学生都优秀得无以复加,而这个火箭班里一个名叫“联想”的孩子不仅物理数学出类拔萃而且理想宏大志存高远,最初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认为他才是最有“天赋”也最被寄予厚望成为“爱因斯坦”的人。

而一个名叫“华为”的孩子成天埋头苦读,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从没发表过要干一番大事的豪言壮语,没什么人关注他。

高考时,那个叫“联想”的孩子为了毕业后能多赚钱早点过上好日子就去读贸易专业了,毕业后果然很快就赚得盆满钵满,春风得意。而那个叫“华为”的孩子则专心致志于物理与数学的研究,最后提出了“广义相对论”——他竟然成了“爱因斯坦”。

一个搞贸易赚快钱,一个搞研究赚慢钱,起初赚快钱的被夸聪明伶俐,而赚慢钱的被嘲笑自讨苦吃。

然而,时间是最终的裁判,所有伟大的事业都是时间的宠儿,快与慢,不是评判标准。

还是几句老话把人生的道理说得透彻:欲速则不达,聪明反被聪明误,大智者若愚。

由此可见,最近几年,联想之所以生活在华为的阴影之中,不是无缘无故的,这是二十多年前“同一个班里的两个同学”选择了两条迥然不同的道路之后得到的两种“人生”,我想大家更多的是在为联想没有选择与华为同样的道路感到遗憾吧,以联想的“天赋”,他本来可以做得更好,那样的话,在面对美国挑起的科技战时,华为就多一个强大的队友,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几近于”孤军奋战了。

华为正遭受美国的无理且粗暴的围攻,我们除了感到愤怒之外,也为华为的力量感到骄傲,没有相当的分量,也不会被美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只有当中华民族又一次遭遇来外来强敌威胁与打压的时候,人们才认识到华为作为一家领先的科技公司对打赢贸易战的重要意义,我们甚至有一点点后怕,假如没有华为,我们会不会更被动?从这个意义上说,华为与任正非堪称“民族英雄”。

华为在抗力美国政府调动所有资源的围堵,一个国家,而且还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对一个公司如此大动干戈,这在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堪称史无前例。

全世界都看见了美国在封杀华为时的不惜代价,甚至不要底线。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华为掌舵人任正非的冷静、沉着与包容,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纵观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科技领域的中国公司命运多舛,江山代有牛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年,大浪淘沙,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稍微成点气候并且能剩下来的也就屈指可数的几家了。联想与华为都是当年的佼佼者,联想起步早,背景的技术色彩更浓,一直以商界领袖自居,派头大,行事高调,广告用的都是大词,比如“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这样立足地球放眼宇宙的漫威电影风格,英勇豪迈、舍我其谁,感觉就是科技创新领域的“美国队长”。

华为的广告词是“我们的人生,痛并快乐着”,还有那句“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这跟任正非的做人风格一脉相承。不走捷径,不耍小聪明,不赚快钱,而是知难而进,找阻力最大的方向死磕,一旦突破了,就意味着一次伟大的跳跃,按照任正非自己的话说,就是自找苦吃。任正非以苹果为师,他用苹果手机,给家人送苹果电脑,其实,他本人与乔布斯有着惊人相似之处,那就是“另类思维”,不走寻常路,化不可能为可能。

说到底,还是信仰决定命运,一个人的命运如此,一个企业的命运更是如此。

在目前这种特定的环境下,对华为与联想的评价出现冰火两重天,民众偶尔会有情绪化的一面,这是可以理解的。

是谁阻止了联想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印象中,联想一直在寻找“阻力最小的方向”顺势而为,它需要快速见效,赚快钱。而华为几乎都一直在找最难的方向寻找突破。

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最初的联想并不是后来看到的样子,它的第一桶金是靠纯技术赚到的,是靠倪光南技术团队研发的联想微机及AST汉卡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收入。在它发展到67亿元销售的时候,都是靠技术起家的,并非靠贸易,在柳传志执掌后联想才走向贸易路线。

柳传志因为善于抓住机会而被视为中国最成功的商业领袖之一,教父级人物。

然而,高潮过后往往空虚。属于联想的高光时期很快就过去了。

随着中美贸易争端开始发酵,特别是中兴通讯被美国“断芯”险遭灭顶之灾,国人才惊觉没有核心技术的中国科技企业犹如沙滩上的高楼,经不起狂风巨浪。

科技“无根”之痛,制造业“无芯”之忧促使国人猛然反思,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当然,这一切并不能简单地归咎于联想,只是联想当初选择的“贸工技”道路和柳传志带着浓厚“投机”色彩的商业逻辑俨然成了这几十年来中国企业与企业家争相学习、模仿与复制的成功模式,这个带头大哥的成功学被中美贸易争端的残酷现实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所以,人们才对联想有怨气,我想主要是“迁怒”。

这几十年来,国内“最成功”的那些企业基本上都不重视技术创新,只知道追热点赚快钱的,“拿来主义”盛行,以山寨为荣。

联想在跟热点,抓商机上确实嗅觉敏锐,几乎所有热点他都跟上趟了,卖电脑,做PE,神州专车,甚至房地产开发他也插上一只脚,基本上跟乐视的路线差不多。

中兴通讯遭美国打压之后,人们又开始反复谈及“柳倪之争”及其这个事件对随后二十多年来中国科技创新领域的方向性影响。

这也是市场派与技术派的一次决斗,所以一直让人耿耿入怀。

当时,身为计算所研究员的倪光南,已经是位一流的计算机专家,在电子界的声望甚高,担任联想的总工程师,算是临危受命。之后的好几年里,联想通过开发并向市场销售倪光南的联想式汉卡,在市场中站住了脚,进而在市场中发展了起来。

大概到了联想的第10个年头,柳传志与倪光南之间渐生不和。倪光南想的是,联想应该对标国际上的英特尔,全力开发芯片等核心的技术。

而柳传志曾当场给倪光南泼过冷水,就说道:“有高科技产品,不一定能卖得出去,只有卖出去,才有钱。”

在那时,柳传志更在意联想在短期的效益,坚定地以为联想根本不具备自主研发处理器芯片的实力,再考虑到国内的工业基础、技术储备和资本实力等方面的不足,包括联想在内,在中国的本土企业几乎是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全球的电脑市场的。

94年前后,倪光南奔波于上海,香港等地,广揽人才,成立“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他对这项被称为“中国芯”的工程倾注了极大的热情。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柳传志的回答竟然是“不”。

这件事情之后,两人的关系迅速恶化,联想的每一次工作会议都成了两人的争吵会,柳传志认为倪光南是在“胡搅蛮缠”,95年6月30日,联想董事会同意免去倪光南同志联想集团公司总工程师职务。

转眼之间,柳倪之争已经过去20多年,联想通过一系列的收购,规模变得越来越庞大,但却没有多少拿的出手的核心技术,核心技术靠收购是不可能掌握的,必须依靠自己。杨元庆充分发挥了自身的特长,但却没有魄力让联想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联想的口碑也在逐步下降,联想手机目前也已经日落西山。

历史不容假设,但历史已经在一步步证明倪光南的远见卓识。联想灭掉程控交换机事业部,也就错过了ICT融合的战略时机,而当时起步比联想晚得多,规模不如联想程控交换机事业部的华为,现在已将联想远远地甩在身后,成为中国高技术公司的典范,称雄国际市场。如果早在1994年倪光南筹划的集成电路芯片设计公司能够顺利组建起来的话,凭借联想、复旦等的“产学研相结合”,在国内几乎还没有竞争对手。国人对联想更多的是怒其不争,远远没有达到国人的期待。

窥一斑而见全豹,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中国企业的一些规律,中国企业的老板大多销售财务出身,并不很懂技术,对待技术也没有充分的认识。而销售奇才们能够带领企业快速发展,但最终都会遇到瓶颈。反观美国,很多科学家开公司,苹果的乔布斯,微软的比尔盖茨,通用电气的爱迪生等等,老板本身是科学家,专注于技术,企业最终更有技术优势。

柳倪之争”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它其实是“中国制造”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的彷徨与纠结。

而柳传志执掌下的联想集团,对于走完贸工以后技术怎么发展,联想给出的思路是买买买!可是买了这么些年,似乎联想一直没有买到核心技术。无论是购并IBM电脑部门,还是购并摩托罗拉,联想这些年的全球兼并好像只兼并了营业额,没看到利润。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仅是获得了一流跨国公司的三流技术,比如IBM的个人电脑和低端服务器,是即将被淘汰的“鸡肋”;或者是竞争失败已经被淘汰的技术,如摩托罗拉移动。这些技术在日新月异的技术进步中已大势已去,比如智能手机平板对传统电脑的替代和挤出;云端存储技术对传统低端服务器的替代。客观而言,联想花了巨资买下了外资跨国公司的落后和准淘汰技术,其技术的未来实用性较低。

回顾历史,不禁令人扼腕顿足,联想走向贸易营销驱动路线,让中国多出了一家个人电脑营销巨头,却少了一家类似华为的世界级科技创新企业。倪光南1992年已经着手研制程控交换机,1994年取得入网证,而同期的华为公司也不过是刚刚起步研制交换机。1994年,倪光南成立“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当时,华为今天名震四海的海思芯片也不过是刚刚起步而已。

有人这样总结联想的商业轨迹:“在本可能创造历史的年代,联想玩了一圈最终却回到了原点,眼睁睁地看着四大门户和BAT的相继兴起,而自己却什么也没落下。”

拨去时间的浮尘和光环的干扰,才能看清当初的战略抉择谁对谁错,遗憾的是,历史不能重来一次。年近80岁的倪光南,今天仍然孜孜不倦的致力于推广国产操作系统,从研制联想汉卡、联想微机到积极推动自由软件、中国芯、自主品牌,他为中国IT 业苦苦求索,利用各种渠道宣传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75岁的柳传志不再高调,反而是一辈子都低调得近乎隐姓埋名的任正非被美国人逼得没办法继续低调了,以75岁高龄走到聚光灯下,为华为的未来冲锋陷阵,像一位年轻的战士,任正非面对美国无理打压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让国人感动并深受鼓舞。

两家公司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联想集团在1995年底已经拥有12亿资产,3000名员工,从事计算机研究开发经营,是当时中国最大的计算机企业,销售额达到67亿元,而当年的华为公司销售额仅为15亿元,不及联想的四分之一,与联想集团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名气上,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而今天,那个经常出现在电视台和报纸上的联想电脑,已经积弱不振,再也引不起我们的注意力了,华为却一跃成为中国民营企业的学习对象。

重读“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这个豪迈的口号,真是让人感慨万端。

现在的联想,到底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呢?

按照上周五的收盘价5.45港元计算,总市值655亿港元,动态市盈率不足14倍。

这样的体量,跟科技巨头动辄万亿的市值相比,确实差距太大了,比如同在香港上市腾讯市值是31000亿港元。

联想估值确实很低,最近几年股价徘于3~6港币,市场给出这样的估值,说明没把它当科技股看待。

没有持续的技术创新是很难获得持续的核心竞争力的,伟大的公司不仅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而且还具有自我突破自我否定的勇气与能力,没有一劳永逸的成功模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技术优势,创新永远在路上。

在成熟市场,科技股的门槛是很高的。即便是微软这样的毋庸置疑的科技公司,不能够自我突破就会被抛弃。曾几何时,微软就是IT界的一个奇迹。凭借着Windows和Office两款产品,它几乎垄断了PC端的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市场,然而,正所谓盛极而衰。微软在达到极盛后,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落。在它的转型得到市场认可前,一直被当做传统行业,而不是高科技公司,相比苹果与亚马逊,它的股价长期不温不火,估值就20倍左右,完全不像科技公司的估值。直到它调整战略,借助产业互联网重新崛起,它的股价才开启了凌厉的上涨之旅,去年底一度超越苹果重返世界第一。现在的微软已脱胎换骨,Azure云、HoloLens等新业务已经取代Windows和Office成为了最重要的业务增长点,市场上对微软的认可声也在日渐增加。曾经的那个王者已经回来了,不过,它已不是原来PC时代的那个微软,它的新生属于产业互联网新时代。

最近几年来,联想集团一直在智能化转型的路上,联想的转型可以说还算成功,已经走出了发展瓶颈,并焕发了成长活力。不过,要完全打消投资者的“它到底有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这个疑虑,还需要联想拿出更多的成果。

5月底联想公布了2019财年的全年业绩,收入510亿美元,实现股东净利润5.97亿美元。

联想还算靓丽的业绩指标并没有引起股价产生多大的反应,财报发布当天,该公司股价微跌1.89%。

再来看看今年3月底华为公布的2018年财报。财报显示,华为2018年总收入7212亿元(约合1070亿美元),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同比增长25.1%;研发费用1015亿元,占收入的14.1%,近十年研发费用4800亿元。

对比才知道差距。在华为近20万员工中,研发人员占到45%,而根据2006-2015财年财报显示,联想历年的研发支出中,仅2015财年的研发收入占比达到2.6%,其余年份均低于1.9%。过去10年,联想累计投入研发成本44.05亿美元,尚不及华为一年的研发支出,联想技术研发积弱不振,由此可见一斑。

华为没有上市,假如华为也在香港上市,参照腾讯33倍PE来估算,华为的市值应该在20000亿左右,相当于联想市值的30倍。

不仅在营收上创造了历史,华为还当选了福布斯年度全球最具价值品牌100强,这也是中国第一个进入这个榜单的公司。如今全球手机市场爆冷,就连三星和苹果都躲不过增长停滞的尴尬期,库克表示压力大。但华为的销量却一直稳步上升,之前华为新款旗舰市场反响热烈,华为Mate30Pro现在一机难求,消费者想购买无非只有两种途径,第一种定好闹钟10上官网抢购,第二种只能找黄牛加价,无论哪种方式都体现出华为手机现在的受欢迎程度。

华为历来重视研发投入,且每年会将至少10%的销售收入投入其中。据初步统计,2006年-2018年这13年间,华为研发支出合计超过5200亿元人民币。在当前国际环境下,为保障5G、云、人工智能和智能终端以及面向未来的研究与创新、品牌与渠道建设等的持续加大投入,华为在研发上砸钱可谓不惜血本。

华为不仅在高端手机市场上和苹果、三星竞争,在5G专利技术上也和高通、诺基亚等科技公司对抗,全球三大手机芯片华为也在其中,以麒麒麟980冲进了这个行列,华为已经成为中国科技的一张亮眼名片。

当然,联想大可不必感到气馁,有人拿你跟华为比,说明你们曾经是中国最有技术含量的班里的“同学”,你看就没有人拿万科跟华为做比较嘛。说明大家对联想辉煌的过往还有记忆,说明在贸易战转化为技术战的当下,大家对你还有期待,还有要求:像华为那样,做中国科技创新的脊梁。

▲第三季来了!程大爷论市第三季《假如炒股是一场荒野求生》最新上市!炒股是一场修行,炒股像一场恋爱,炒股更是一场荒野求生,A股机会又来,想拥有财富加零的机会吗?点击图片或“阅读原文”即可购书!

证券时报携手民生银行上线空中营业厅,基于民生直销银行为读者提供线上投资理财服务,银行账户、资金安全、稳健理财。

余额理财类产品如意宝个人持有额无上限,最高可以实时赎回500万元,收益更好,额度更高!

为回馈读者,民生银行1,000,000份黄金直接送,立即扫码抢黄金!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ID:quanshangcn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篇:“粉丝经济”“乡村旅游”在线短租下半场升级的新风口来了吗 下一篇:没有了